lpl赛事竞猜官网

官方微信:   
康佳亏损持续下滑或超十亿
时间:2017-12-20 21:26  编辑:admin
 

  康佳亏损继续下滑或超过10亿

  康佳亏损继续下滑或超过10亿康佳已经陷入巨大损失的深渊,这无疑是康佳近年来遇到的最大表现危机。 ...康佳A股战争续集仍在蔓延,市场人士表示,这位资深电视制作巨头可能陷入更深的底部。一个月前,2015年12月15日,康佳发布公告,公司副总裁万里波辞职。一直关注康佳的世纪证券分析师张毅表示,公司内部动荡尚未结束,由于康佳董事会于2015年5月被少数股东扣押,刘丹被昵称为“康佳职业经理人“掌舵。一些康佳公司内部员工认为,刘易斯执政期间,对中高层企业进行大规模清洗,导致近一半骨干企业员工流失,康佳日常运营被关闭。截至去年9月10日,康佳董事长刘枫溪接任刘丹,接任代理总裁,宫廷斗争已经告一段落,但历时近半个月的个人风波加上管理不善,使得康佳深陷萧条。 1月21日,记者致电刘丹询问情况时,刘丹只表示,当时一些人员的安排可以是顾客,供应商和团队认同,确实值得考虑。在康佳的旧彩电公司面前,生存或死亡已经成为一个水平的挑战。记者走访上下游企业时发现,公司是否正在迎合转型热潮,利用股权激励等做法的剧烈变化,还是回归制造与供应链的优势?康佳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尝试错误的机会。深康佳书记吴永军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公司正常运作,应该没有公告的通知,但并未公布内容,但吴永军也承认,康佳业绩下滑还是会持续下去,面对很多未来的挑战。公司倒闭张毅认为,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人员变动对企业的高层次伤害往往是不可估量的。康佳A去年5月28日经历过这样的一幕,也开了半年或者持续的人事风波。 5月28日召开的深圳康佳股东周年大会上,中小股东冲击董事会。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方式,他们获得了四个董事会席位,并控制了董事会。股市一片哗然。 6月4日康佳集团董事局主席选举,没有彩电业背景的张敏当选为中小股东董事长。仅仅20天之后,被少数股东推到董事会主席的张敏辞职。因此被任命为康佳董事会最短的董事长,前总裁刘凤玺再次当选为董事会主席,多年逃离总经理的刘丹总裁据深圳私募基金经理刘丹介绍,刘丹在2007年离开康佳,担任多媒体平板部门负责人,当时康佳液晶平板市场份额从52%下降到27%,一些人们认为,刘丹是康佳在平板电脑时代的一个罪过,刘丹离开康佳,去了京东方,宏基,文科等公司,最长的三年,最短的几个月。在公司任职。对于康佳公司内部员工来说,在这段时间里人事变动最为频繁。据康佳集团多媒体业务部门一名中层经理介绍,由于丹上任以来,人员出现了剧烈的动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些人员清洗导致近半数的业务骨干,公司上下风靡,涌动涌动。不仅如此,新总裁在用人方式上也动摇,亲自任命了多媒体事业部总经理,上任两个星期就被调任,另外一个副总裁接任了一个多月的师也被罢免。那三个月是一场噩梦,日常生意完全停摆,正常的经营步伐完全被打破。上述中层经理向记者抱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9月10日,刘丹暂时停职,康佳集团董事长刘枫溪任总裁至今。据悉,离开康佳后并未停止,2015年11月18日,刘丹重新出现了新品牌,这次,他创造了互联网电视品牌的梦想。记者发现,梦幻电视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去年5月成立的,刘丹是公司的股东,显然,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总统任期内,同一类别的公司刘丹经营同类业务违背高管人员职业道德,违反上市公司高管不竞争规则,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但由于严峻的外部环境和人员变动后遗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淘汰,康佳已陷入巨大损失的深渊,这无疑是康佳近年来最大的表现危机。2015年10月28日,深圳康佳A发布了三季度报告。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净亏损8.52亿,同比下降1891.14%,其中,人员最多的第三季度霍克遭受损失5.5亿元,比上年下降17535.28%。之所以造成巨大的损失,吴永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外部看,人民币在近几天的贬值损失了4亿元康佳。根据深康佳公告,第三季度亏损包括由于汇率6亿美元汇率变动导致外汇亏损约1.9亿元,综合财务报表中减少2.22亿元前三季度因取消补贴节能元总利润。其次,从内部来看,康佳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公司销量大幅下降,闲置产能成本上升。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最新的市场占有率数据显示,同城兄弟创维以20%的市场份额位居家电行业首位,海信,TCL,长虹分别接下来是18%,16%,其次是11%,康佳下跌了9%第一梯队。据奥维云出货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康佳彩电总出货量为230万台。同期,其他主要品牌的出货量均高于康佳。其中,创维达420万台,海信390万台,TCL303万台,长虹280万台。这也是康佳近年来最大的表现危机,在短时间内难以消除,虽然持续了半年的长期持续的民主化终于结束了,但董事会和中高级人员但回到正常需要一个有序的解体过程,只有家电企业加速转型,六个月的时间才可能需要更加激烈的节能措施。记者从康佳内部数据得出的估计显示康佳2015年业绩可能更加难看,全年的亏损额有可能达到12亿-15亿元的历史新高,其实近年来康佳围绕智能家居和互联网进行了一系列的实践和探索,同时也积极与互联网巨头的企业,试图走上一条走向未来的新路,并建立起来做最了解互联网彩电的品牌定位。得到了外界的认可,也从业务层面推出了中国首个智能电视运营平台。通过纵向和横向的生态开放,吸引了服务,内容共享,利益共享等合作伙伴。这符合互联网和传统家电行业的趋同发展趋势是一致的。事实上,虽然刘丹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期待着与阿里巴巴网站的合作,但未来还是会带来利润。不过,上述深圳私募股权管理人士指出,对于家电企业来说,硬件和技术都处于前沿,而在互联网,社交网络和应用服务等新业务模式上一步一步,走弯路是不可避免的,或者在合作模式中处于劣势。 2015年9月16日,康佳与阿里巴巴宣布合作开展互联网电视业务。康佳负责硬件,天猫负责智能电视平台的内容和用户操作。康佳当时宣布,预计未来三年将实现营业收入和补贴10亿元左右。据张毅粗略估算,康佳每年销售的智能电视约300万台,估计每单位超过100元,硬件每年超过3亿元,可以说双方的合作将会不仅有利于提高康佳电视机的销量,还有助于提升康佳未来的收入。家电行业收入模式转型有一个风向标。根据协议,在未来36个月内,双方将合作预装阿里巴巴家庭娱乐服务平台,在康佳产销包括YunOS操作系统,视频,教育,游戏,音乐,电子等智能电视产品应用商店等内容以及账户,支付等业务,其中康佳负责智能电视的生产,营销,售后服务;天猫主要提供软件技术支持和e电商资源的支持,以天猫联合互联网电视授权代理机构为主体,以内容,应用,服务运营为主体,销售智能电视,无疑康佳不仅期待这一合作,也为家电创造了全新的合作模式和互联网公司合作,但看起来很好的合作,可能会隐藏一些神秘面纱。经过深入调查,记者发现双方的合作并没有下降IND。据东莞康佳基地人士介绍,康佳当时与天猫签订合同,并没有深思熟虑。由于中小股东打算提高股价,他们签订合同非常草率,只用了10天就签订了合作协议。双方的责任和权利不明确,对子账户等后续业务和服务存在隐患。对此,上述康佳在东莞的基地坦然告诉记者,对于这样的合作协议,康佳除了一些收入外,还没有占到便宜。如阿里手中的内容和用户操作后台控制,收入的数量是黑匣子,不够透明,没有第三方监督,难以保证收入数据的真实性。据说,去年9月合作以来,康佳并没有拿到一分钱。而这种硬件合作方式,相当于康佳每年向阿里市场交售,康佳为未来争取智能家居互联网市场和完成互联网转型是一种约束效应。短期收入来看,长期策略是空转的举措。据康佳内部人士透露,正是由于以上原因,康佳可能会重新审视未来与阿里模式的合作。